文档分类
首页
图片
人生历程 (253)
诗歌 (217)
散文 (58)
小说(评论) (30)
  小说 (17)
  评论 (8)
  其他 (3)
相关评论 (1039)
视听下载 (277)
珍藏图片 (543)
爱眉小札 (3)
徐志摩研究会 (18)
 
本周热门文档
  暂时没有相应新闻
 
小说(评论)
 XML   RSS 2.0   1.0   0.92 
 *新月的态度
  我们这月刊题名新月,不是因为曾经有过什么新月社,那早已散消,也不是因为有新月书店,那是单独一种营业,它和本刊的关系只是担任印刷与发行。新月月刊是独立的。   我们舍不得新月这名字,因为它虽则不是一个怎样强有力的象征,但它那纤弱的一弯分明暗示着,怀抱着未来的圆满。   我们这几个朋友,没有什么组织除了这月刊本身,没有什么结合除了在文艺和学术上的努力,没有什么一致除了几个共同的理想。   凭这点集合
(04/01/2008 20:08:49,5157) [查看全文]
 *没有人会以为徐志摩是个诗人
我在早三两天前才知道闻一多的家是一群新诗人的乐窝,他们常常会面,彼此互相批评作品,讨论学理。上星期六我也去了。一多那三间书室,布置的意味先就怪。他把墙壁涂成一体墨黑,狭狭的给镶上金边,像一个裸体的非洲女子手臂上脚踝上套着细金圈似的情调。有一间屋子朝外壁上挖出一个方形的神龛,供着的,不消说,当然是米鲁薇纳丝一类的雕像。他的那个也够尺外高,石色黄澄澄的像蒸熟的糯米,着一体黑的背景,别饶一种淡远的梦趣,看了叫人想起一片倦阳
(04/01/2008 20:06:29,4279) [查看全文]
 *徐志摩译伏尔泰《赣第德》
赣第德      志摩      (Candide,by Voltaire,1759)这是凡尔太在三天内写成的一部奇书。凡尔太是个法国人,他是十八世纪最聪明的,最博学的,最放诞的,最古怪的,最臃肿的,最擅讽刺的,最会写文章的,最有势力的一个怪物。他的精神的远祖是苏格蜡底士,阿里士滔芬尼士,他的苗裔,在法国有阿拿托尔·法郎士,在英国有罗素,在中国——有署名西滢者,有上承
(02/11/2008 08:49:16,2331) [查看全文]
 *肖伯纳
今天且起始来讲萧伯纳Bernard Shaw。在研究萧伯纳之前,我们至少要了解一些尼采的思想。尼采可以说是一个预言家,他的“超人”的思想,到萧氏方完全实现出来。萧氏是一个终身主张超人的人。有人说他不是寻常人,是上帝。他现在还生存着,我曾见过他好几次。他的言语很锋锐,谈起话来,直没有你插话的机会。他的声音很沉着,很纯正。他爱穿绿色的服饰,因为爱尔兰的标帜是绿色;形式都是独出心裁,因为他自己便是个艺术家。他不好烟酒。
(08/29/2006 20:10:00,2820) [查看全文]
 *王尔德
我今天要讲王尔德Oscar Wilde. 我可以说他是一个殉道者。他愤世嫉俗,乱为而死。我们对于任一个作家,应该用批评的眼光去看,不应该一味盲目地去崇拜。歌德说他一生最怕人家崇拜他一件东西:而这件东西是他所没有的。我想就是王尔德——或竟可说一切作家——也有这样的心理罢。阑珊和Frank Harries 对于这个作家都有适当的评论。
(08/29/2006 20:10:00,1877) [查看全文]
 *唯美的雪莱
近来常喜欢读书,觉得读到好的饿诗
(08/29/2006 20:10:00,6895) [查看全文]
 *[小说]肉艳的巴黎
我在巴黎时常去看一个朋友,他是一个画家,住在一条闻著鱼腥的小街底头一所老屋子的顶上一个A字式的尖阁里,光线昏澹得怕人,白天就靠两块日光胰子大小的玻璃窗给装装幌,反正住的人不嫌就得,他是照例不过正午不起身,不近天亮不上床的一位先生,下午他也不居家,起码总得上灯的时候他才脱下了外褂露出两条破烂的臂膀埋身在他那艳丽的垃圾窝里开始他的工作。 艳
(08/25/2006 11:22:00,6633) [查看全文]
 *[小说]吹胰子泡
小粲粉嫩的脸上,流著两道泪沟,走来对他娘说:“所有的好东西全没有了,全破了,我方才同大哥一起吹胰子泡,他吹一个小的我也吹一个小的,他吹一个大的,我也吹一个大的,有的飞了上去,有的闪下地去,有的吹得太大了,涨破了,大哥说他们是白天的萤火虫,一会儿见,一会儿不见,我说他们是仙人球,上面有仙女在那里画花,你看红的,绿的,青的,白的,多么
(08/22/2006 17:55:00,2263) [查看全文]
 *[小说]船上
“这草多青呀!”腴玉简直的一个大筋斗滚进了河边一株老榆树下的草里去了。她反仆在地上,直挺著身子,双手纠著一把青草,尖著她的小鼻子尽磨尽闻尽亲。“你疯了,腴腴!不怕人家笑话,多大的孩子,到了乡下来学叭儿狗打滚!”她妈嗔了。她要是真有一根矮矮的尾巴,她准会使劲的摇;这来其实是乐极了,她从没有这样乐过。现在她没有尾巴,她就摇著她的一双瘦小的脚踝,一面手支著地,扭过头来直嚷:“娘你不知道我多乐,我活了二十来岁,就不知道地上的青草可以叫我乐得发
(08/22/2006 13:50:01,1876) [查看全文]
 *[小说]轮盘
好冷!倪三小姐从暖屋里出来站在厅前等车的时候觉得尖厉。她一手搘著皮领护著脸,脚在地上微微的点著。“有几点了,阿姚?”三点都过了。 三点都过了,……这念头在她的心上盘著,有一粒白丸在那里运命似的跳。就不会跳进二十三的,偏来三十五,差那
(08/21/2006 09:18:27,1168) [查看全文]
 *[小说]一杯茶
费蔷媚并不怎样的美。不,你不会得叫她美。好看?呒是的,要是你把她分开来看……可是为什么要拿一个好好的人分开来看,这不太惨了吗?她年纪是轻的,够漂亮,十分的时新,穿衣服讲究极了的,专念最新出的新书博学极了的,上她家去的是一群趣极了的杂凑,社会上顶重要的人物以及……美术家──怪东西,她自己的“发觉”,有几个怕得死人的,可也有看得过好玩的。
(08/20/2006 20:06:00,3366) [查看全文]
 *[影印版]萧伯纳
(08/20/2006 19:33:00,759) [查看全文]
 *[影印版]《泰戈尔来华的确期》
(08/20/2006 19:23:00,752) [查看全文]
 *[影印版]新月的态度
(08/20/2006 19:12:00,1067) [查看全文]
 *[小说]小赌婆儿的大话
方才天上有一块云,白灰色的,停在那盒子形的山峰的顶上,像是睡熟了,他的影子盖住了那山上一大片的草坪,像是架空的一个大天篷,不让暖和的太阳下来。一只灰胸腔的小鸟,他是崇拜太阳的,正在提起他的嗓子重复的唱他新编的赞美诗;他忽然起了疑心再为他身旁青草上的几颗露水,原来是阳光里像是透明的珍珠,现在变成黯黯的,像是忧愁似的,他仰头看天时他更加心慌了,因为青天已经躲好只剩白肤肤的一片不晓得是什么。他停止了他的唱,侧著他的小头,想
(08/19/2006 14:01:00,897) [查看全文]
首页 | 前页 | 后页 | 尾页分页 1/2  [1] [2]  
新闻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