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分类
首页
图片
人生历程 (253)
诗歌 (217)
散文 (58)
  云游心踪 (13)
  高山氤氲 (11)
  人生随感 (28)
  风雨故人 (6)
  其他 (0)
小说(评论) (30)
相关评论 (1039)
视听下载 (277)
珍藏图片 (543)
爱眉小札 (3)
徐志摩研究会 (18)
 
本周热门文档
  暂时没有相应新闻
 
散文
 XML   RSS 2.0   1.0   0.92 
 *再论自杀
陈衡哲女士来信: 志摩:到京后尚不曾以只字奉助,惭愧得很。但你们的副刊真不错,我读了叔本华的《妇女论》,张陈两先生的苏俄论辩,以及你和孟和先生的论自杀,都感觉到一种激刺,觉得非也说两句话不行。这三个题目岂不都是很值得讨论的吗?但苏俄及妇女论的两个题目太大了;虽然他们都在逼着我讲话,但我却尚只得忍耐着。现在且抄一首关于自杀的旧作给你和副刊的读者看看。你我当记得,叔永的兄弟任季彭,是为袁世凯要作皇帝,投
(08/30/2006 20:54:00,20100) [查看全文]
 *守旧与“玩”旧
一 走路有两个走法:一个是跟前面人走,信任他是认识路的;一个是走自己的路,相信你自己有能力认识路的。谨慎的人往往太不信任他自己;有胆量的人往往过分信任他自己。为便利计,我们不妨把第一种办法叫作古典派或旧派;第二种办法叫作浪漫派或新派。在文学上,在艺术上,在一般思想上,在一般做人的态度上,我们都可以看出这样一个分别,这两种办法的本身,在我看来,并没有什么
(08/30/2006 20:44:00,11792) [查看全文]
 *白 旗
来,跟着我来,拿一面白旗在你们的手里--不是上面写着激动怨毒,鼓励残杀字样的白旗,也不是涂着不洁净血液的标记的白旗,也不是画着忏悔与咒语的白旗(把忏悔画在你们的心里); 你们排列着,噤声的,严肃的,象送丧的行列,不容许脸上留存一丝的颜色,一毫的笑容,严肃的,噤声的,象一队决
(08/30/2006 20:35:00,3369) [查看全文]
 *“浓得化不开”(星加坡)
(08/30/2006 20:35:00,9134) [查看全文]
 *“浓得化不开”之二(香港)
(08/30/2006 20:35:00,3171) [查看全文]
 *“死 城”
让道上的灰土安息。他们忙的是什么?翻着皮耳朵的巡警不仅得用手指,还得用口嚷,还得旋着身体向左右转。翻了车,碰了人,还不是他的事?声响是杂极了的,但你果然当心听的话,这匀匀的一片也未始没有它的节奏;有起伏,有波折,也有间歇。人海里的潮声。廉枫觉得他自己坐着一叶小艇从一个涛峰上颠渡到又一个涛峰上。他的脚尖在站着的地方不由的往下一按,仿佛信不过他站着的是坚实的地土。
(08/30/2006 20:35:00,6374) [查看全文]
 *家 德
家德住我们家已有十多年了。他初来的时候嘴上光光的还算是个壮夫,头上不见一茎白毛,挑着重担到车站去不觉得乏。逢着什么吃重的工作他总是说“我来!”他实在是来得的。现在可不同了。谁问他“家德,你怎么了,头发都白了?”他就回答“人总要老的,我今年五十八,头发不白几时白?”他不但发白,他上唇疏朗朗的两披八字胡也见花了。
(08/30/2006 20:08:00,3402) [查看全文]
 *波特莱①的散文诗
“我们谁不曾,在志愿奢大的期间,梦想过一种诗的散文的奇迹,音乐的却没有节奏与韵,敏锐而脆响,正足以迹象性灵的抒情的动荡,沉思的迂回的轮廓,以及天良的俄然的激发?”波特莱(Charles Baudelaire)一辈子话说得不多,至少我们所能听见的不多,但他说出口的没有一句是废话。他不说废话因为他不说出口除了在他的意识里长到成熟琢磨得剔透的一些。他的话可以说没有一句不是从心灵里新鲜剖摘出来的。像是仙国里的花,他那新鲜,那光泽与香味,是长留不散的。在十九世纪的文
(04/19/2006 19:22:03,4627) [查看全文]
 *一个行乞的诗人
⒈ Collected Poems of William H.Davies⒉ The Autobiography of a Super Tramp⒊ Later Days.⒋ A Poet's Pilgrimage①
(04/19/2006 19:21:30,1957) [查看全文]
 *白郎宁夫人①的情诗
“伟大的灵魂们是永远孤单的”。不是他们甘愿孤单,他们是不能不孤单。他们的要求与需要不是寻常人的要求与需要;他们评价的标准也不是寻常的标准。他们到人间来一样的要爱、要安慰,要认识、要了解。但不幸他们的组织有时是太复杂太深奥太曲折了,这浅薄的人生不能担保他们的满足。只有生物性生活的人们,比方说,只要有饭吃,有衣穿,有相当的异性配对,他们就可以平安的过去,再不来抱怨什么,惆怅什么。一个诗人,一个艺术家,却往往不能这样容易对付。天才是不容易伺候的。在别的事情方面还
(04/19/2006 19:20:44,4013) [查看全文]
 *汤麦士哈代①
汤麦士哈代,英国的小说家、诗人,已于上月死了,享年八十七岁。他的遗嘱上写着他死后埋在道骞司德②地方一个村庄里,他的老家。但他死后英国政府坚持要把他葬在威士明斯德大教寺里③,商量的结果是一种空前的异样的葬法。他们,也不知谁出的主意,把他的心从他的胸膛里剜了出来,这样把他分成了两个遗体,他的心,从他的遗言,给埋在他的故乡, 他的身,为国家表示对天才的敬意,还得和英国历代帝王、 卿相、贵族以及不少桂冠诗人④们合伙做邻居去。
(04/17/2006 06:26:52,981) [查看全文]
 *罗曼罗兰①
罗曼罗兰(Romain Ro1land),这个美丽的音乐的名字,究竟代表些什么?他为什么 值得国际的敬仰,他的生日为什么值得国际的庆祝?他的名字,在我们多少知道他的几个 人的心里,引起些个什么?他是否值得我们已经认识他思想与景仰他人格的更亲切的认识 他,更亲切的景仰他;从不曾接近他的赶快从他的作品里去接近他?
(04/17/2006 06:25:59,2974) [查看全文]
 *丹农雪乌①
(04/17/2006 06:24:36,1228) [查看全文]
 *拜伦
荡荡万斛船,影若扬白虹。
(04/14/2006 07:10:46,2573) [查看全文]
 *泰戈尔来华
泰戈尔在中国,不仅已得普遍的知名,竟是受苦遍的景仰。问他爱念谁的英文诗,十余岁的小学生,就自信不疑的答说泰戈尔。在新诗界中,除了几位最有名神形毕肖的泰戈尔的私淑弟子以外,十首作品里至少有八九首是受他直接或间接的影响的。这是可惊的状况,一个外国的诗人,能有这样普及的引力。 ① 泰戈尔来中国访问.讲学是由梁启超、蔡元培等人工持的讲学社出面邀请的,初拟1923年秋天成行,后因身体原因
(04/14/2006 07:02:58,2007) [查看全文]
首页 | 前页 | 后页 | 尾页分页 1/4  [1] [2] [3] [4]  
新闻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