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分类
首页
图片
人生历程 (253)
诗歌 (217)
散文 (58)
小说(评论) (30)
  小说 (17)
  评论 (8)
  其他 (3)
相关评论 (1039)
视听下载 (277)
珍藏图片 (543)
爱眉小札 (3)
徐志摩研究会 (18)
 
本周热门文档
  暂时没有相应新闻
 
小说
 XML   RSS 2.0   1.0   0.92 
 *[小说]肉艳的巴黎
我在巴黎时常去看一个朋友,他是一个画家,住在一条闻著鱼腥的小街底头一所老屋子的顶上一个A字式的尖阁里,光线昏澹得怕人,白天就靠两块日光胰子大小的玻璃窗给装装幌,反正住的人不嫌就得,他是照例不过正午不起身,不近天亮不上床的一位先生,下午他也不居家,起码总得上灯的时候他才脱下了外褂露出两条破烂的臂膀埋身在他那艳丽的垃圾窝里开始他的工作。 艳
(08/25/2006 11:22:00,6633) [查看全文]
 *[小说]吹胰子泡
小粲粉嫩的脸上,流著两道泪沟,走来对他娘说:“所有的好东西全没有了,全破了,我方才同大哥一起吹胰子泡,他吹一个小的我也吹一个小的,他吹一个大的,我也吹一个大的,有的飞了上去,有的闪下地去,有的吹得太大了,涨破了,大哥说他们是白天的萤火虫,一会儿见,一会儿不见,我说他们是仙人球,上面有仙女在那里画花,你看红的,绿的,青的,白的,多么
(08/22/2006 17:55:00,2263) [查看全文]
 *[小说]船上
“这草多青呀!”腴玉简直的一个大筋斗滚进了河边一株老榆树下的草里去了。她反仆在地上,直挺著身子,双手纠著一把青草,尖著她的小鼻子尽磨尽闻尽亲。“你疯了,腴腴!不怕人家笑话,多大的孩子,到了乡下来学叭儿狗打滚!”她妈嗔了。她要是真有一根矮矮的尾巴,她准会使劲的摇;这来其实是乐极了,她从没有这样乐过。现在她没有尾巴,她就摇著她的一双瘦小的脚踝,一面手支著地,扭过头来直嚷:“娘你不知道我多乐,我活了二十来岁,就不知道地上的青草可以叫我乐得发
(08/22/2006 13:50:01,1876) [查看全文]
 *[小说]轮盘
好冷!倪三小姐从暖屋里出来站在厅前等车的时候觉得尖厉。她一手搘著皮领护著脸,脚在地上微微的点著。“有几点了,阿姚?”三点都过了。 三点都过了,……这念头在她的心上盘著,有一粒白丸在那里运命似的跳。就不会跳进二十三的,偏来三十五,差那
(08/21/2006 09:18:27,1168) [查看全文]
 *[小说]一杯茶
费蔷媚并不怎样的美。不,你不会得叫她美。好看?呒是的,要是你把她分开来看……可是为什么要拿一个好好的人分开来看,这不太惨了吗?她年纪是轻的,够漂亮,十分的时新,穿衣服讲究极了的,专念最新出的新书博学极了的,上她家去的是一群趣极了的杂凑,社会上顶重要的人物以及……美术家──怪东西,她自己的“发觉”,有几个怕得死人的,可也有看得过好玩的。
(08/20/2006 20:06:00,3366) [查看全文]
 *[小说]小赌婆儿的大话
方才天上有一块云,白灰色的,停在那盒子形的山峰的顶上,像是睡熟了,他的影子盖住了那山上一大片的草坪,像是架空的一个大天篷,不让暖和的太阳下来。一只灰胸腔的小鸟,他是崇拜太阳的,正在提起他的嗓子重复的唱他新编的赞美诗;他忽然起了疑心再为他身旁青草上的几颗露水,原来是阳光里像是透明的珍珠,现在变成黯黯的,像是忧愁似的,他仰头看天时他更加心慌了,因为青天已经躲好只剩白肤肤的一片不晓得是什么。他停止了他的唱,侧著他的小头,想
(08/19/2006 14:01:00,897) [查看全文]
 *[小说]老李
一 他有文才吗?不,他做文课学那平准西碑的怪调子,又写的怪字,看了都叫人头痛。可是他的见解的确是不寻常?也就只一个怪字。他七十二天不剃发,不刮胡子;大冷天人家穿皮褂穿棉袄,他秃著头,单布裤子,顶多穿一件夹袍。他倒宝贝他那又黄又焦的牙齿,他可以不擦脸,可是擦牙涑口仿佛是他的人,半天也舍不了,每天清早,扰我们好梦的是他那大排场的濑口,半夜里扰我们不睡的又是他那大排场的刷牙;你见过他
(08/16/2006 07:20:00,739) [查看全文]
 *童话一则
四爷刚吃完了饭,擦擦嘴,自个儿站在阶沿边儿看花,让风沙乱得怪寒村的玫瑰花。拍,拍,拍的一阵脚声,背后来了宝宝喘著气嚷道: “四爷,来来,我有好东西让你瞧,真好东西!” 四爷侧著一双小眼,望著他满面通红的姊姊呆呆的不说话。
(08/15/2006 18:59:55,671) [查看全文]
 *[小说]两姊妹
三月。夜九时光景。客厅里只开著中间圆桌上一座大伞形红绸罩的摆灯。柔荏的红辉散射在附近的陈设上,异样的恬静。靠窗一架黑檀几上那座二尺多高的薇纳司的雕像,仿佛支不住她那矜持的姿态,想顺著软美的光流,在这温和的春夜,望左侧的沙发上,倦倚下去;她倦了。 安粟小姐自从二十一年前母亲死后承管这所住屋以来,不会有一晚曾向这华丽、舒服
(08/13/2006 18:39:00,573) [查看全文]
 *[小说]一个清清的早上
翻身?谁没有在床上翻过身来?不错,要是你一上枕就会打呼的话,那原来用不著翻什么身;就使在半夜里你的睡眠的姿态从朝里变成了朝外,那也无非是你从第一个梦跨进第二个梦的意思;或是你那天晚饭吃得太油腻了,你在枕上扭过头颈去的时候你的口舌间也许发生些唼咂的声响──可是你放心,就这也不能是梦话。 騞先生年轻的时候从不知道什么叫做睡不著,往往第二只袜
(08/13/2006 15:41:55,626) [查看全文]
 *[小说]夜深时
(浮及尼亚坐在壁炉前,她的出门用件,丢在一张椅上:她 的靴在炉围里微微地蒸著汽。) 浮及尼亚(放下信):我不喜欢这封信──一点也不。我想不 到难道他是存心来呕我的气──还是他生性就是这样的。(念信) “多谢你送我袜子,碰巧新近有人送了我五双,我所以拿你送我 的转做人情,送了我的一个同事,我想你不至于见怪吧。”不; 这不能是我的猜想。他
(08/09/2006 13:51:00,985) [查看全文]
 *[小说]幸 福
(08/08/2006 21:05:13,2012) [查看全文]
 *[小说]春 痕
(08/08/2006 13:52:00,617) [查看全文]
 *[小说]家 德
(03/10/2006 20:06:00,486) [查看全文]
 *[小说]“死 城”(北京的一晚)
让道上的灰土安息。他们忙的是什么?翻着皮耳朵的巡警不仅得用手指,还得用口嚷,还得旋着身体向左右转。翻了车,碰了人,还不是他的事?声响是杂极了的,但你果然当心听的话,这匀匀的一片也未始没有它的节奏;有起伏,有波折,也有间歇。人海里的潮声。廉枫觉得他自己坐着一叶小艇从一个涛峰上颠渡到又一个涛峰上。他的脚尖在站着的地方不由的往下一按,仿佛信不过他站着的是坚实的地土。
(02/27/2006 19:20:00,494) [查看全文]
首页 | 前页 | 后页 | 尾页分页 1/2  [1] [2]  
新闻搜索: